玻璃小說 >  撥雲 >   撥雲第2章  第2章

紀雲薇從冇想過自己會遭遇這種無妄之災。

因為要上山進行氣象評測實驗,她和實驗室的師哥師姐們一大早就出發了。山道冗長崎嶇,師姐秦曉不小心崴了腳,負責帶隊的師哥周堯便讓紀雲薇留下來照顧她,等實驗一結束就來接她們一起下山。

儘管有些遺憾,紀雲薇還是小心翼翼地扶著秦曉去約定的彙合點等著,誰知竟因此招來了殺身之禍!

對方是個身形偏瘦的中年男人,戴著一頂鴨舌帽,壓住了半張臉,他剛作案結束,匆匆往回趕,心裡盤算著接下來如何瞞過警方的盤問,經過一個緩坡,敏感的神經突突直跳,他腳步一收,紅著眼狠狠看了過來。

似乎冇有想到荒山野嶺還會有目擊者,他的神情驟然變得猙獰。

紀雲薇清亮的目光和他撞在一處,手裡舉著的手機正透過交疊的樹枝,拍攝天邊半卷半舒的雲。

從他的角度看去,黑洞洞的鏡頭正對著自己。

短暫的幾秒過後,那人像是明白了什麼,驀地掏出了一把匕首,凶神惡煞地就要衝過來!

“薇薇,怎麼了?”秦曉坐在樹叢下,見紀雲薇直挺挺地立在身前,輕輕扯了扯她的衣角,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歉,“對不起啊,連累你了。”

女孩身體僵硬,聲音卻是軟軟的:“師姐,你還能走嗎?”

“啊?”秦曉盯著紅腫的腳踝,以為紀雲薇還是想去參加評測實驗,咬了咬牙,“應該可以。”

“好。”紀雲薇手掌發顫,往下挪了一下手機,按了錄像鍵,她輕輕吐出一口氣,目光掃掠四周,迅速辨彆著方向,“等我跑遠了,你就順著山道回去,隻要到了有信號的地方就立刻報警!”

“報、報警?!”

.

趁對方發現秦曉之前,紀雲薇以身做餌試圖把人引開,但她低估了對方對這片山林的熟悉程度,她冇能跑出那人的目力範圍,也冇能跑出一線生機。

跌下山崖的時候,上方傳來一聲冷笑,隨即滾下幾顆碎石,紀雲薇下意識偏過臉,石頭從高空落下,砸在她的肩頭,幸好她躲得及時,而厚實的衝鋒衣也擋去了一部分的疼痛。

冷汗、驚懼、被死亡扼住喉管的窒息感,在這一刻都從身體裡抽離,這不是武俠劇,她冇有輕功,也不會遇到世外高人,她隻會在這可怕的失重狀態下,以極其悲慘的姿態跌個粉碎!

眼淚憋在眼眶裡,她冇有哭,隻短促地喊了一聲,腦海裡走馬觀花地播放著過去二十二年的點點滴滴......

某個瞬間,身體忽然停止了下墜的趨勢!

紀雲薇一口氣倒抽進胸腔裡,腦中畫麵倏然褪儘,入目是泛著青白的天,和烏泱泱彙聚在山邊的雲。

不幸中的萬幸——她肩上的揹包帶子有驚無險地掛進了一截粗壯的樹枝裡,她不再往下掉,而是像一個嬌嬌弱弱的晴天娃娃懸在了半空。

還冇來得及驚喜,隨之而來的脫力疲倦讓她的意識變得迷離混沌,她隱約聽見下麵傳來的肆虐水聲,轟隆嘩啦,彷彿一隻蟄伏多年的猛獸亟待進食!

紀雲薇咬住舌尖,逼出些許清醒,努力回憶著地圖,這纔想起崖下是西城最凶險的哨子河,一時萬念俱灰。

她還是哭了,先是抿著唇無聲流淚,慢慢地,就有些忍不住了,她冇有氣力哭叫,隻有貓兒似的綿軟啜泣,被凶悍的水聲和呼嘯的風聲蓋了過去,時間像千斤重的車輪從神經上碾過,她眼前一黑,徹底失去了知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