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第一丞相》 小說介紹

名字是《大明第一丞相》的小說是作家半包軟白沙的作品,講述主角江晚王承恩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大明第一丞相》 第2章 免費試讀

第2章

“自己是不是裝得有點過了?”

頭上套著一口黑布袋,身上被綁得嚴嚴實實,像一條鹹魚一樣被塞進轎子的江晚,努力讓自己的身子變成一個舒服一點的姿勢,腦子裡卻是有些轉不過彎來了。

這一年多來,他在這信王府附近,利用說書賺了這麼一點小小的名聲,確保偶爾來茶鋪裡聽自己說書的信王府的下人能對自己留下印象,可不就是為了能吸引到信王的注意力嗎?但是,這被人綁得跟粽子一樣的帶走,可不是他的計劃當中。

想來想去,他隻能說,自己還是有些低估了這個時代的法度森嚴,哪怕他已經明顯地利用自己知道的信王的性格和喜好吸引到了信王的注意力,但是,在信王和他的狗腿子眼裡,他隻怕依然不過是一個地位卑微的說書人而已。

冇錯,外人眼裡,江晚就是江晚,是那個十五歲就中了秀才,然後卻是因為一次科舉不第就一蹶不振的江晚。

但是,江晚自己卻是清楚得很,中秀才那是真正的“江晚”做的事情,在鄉試不中的那天晚上,這具身體就換了主人,心高氣傲的原主人撒手西去,而一個來自未來的靈魂鳩占鵲巢從此就變成了江晚。

江晚的父母早逝,給他留下了一筆不大不小的家產,至少在京城這個寸土寸金的地方,三五年內江晚是吃喝不愁了,按照以前那個江晚的人生規劃,他是非常確定自己能考上舉人或者進士,然後進入仕途的,那樣的話,生計什麼的,自然也不是他考慮的事情了。

他隻需要埋頭苦讀聖賢書就可以了。

但是對於現在的江晚來說,這書呆子就未免有些坑爹......不,坑自己了。

家裡有點小錢,坐吃山空肯定是個死,苦讀的聖賢書隨著書呆子的駕鶴西去,留給江晚的也隻有支離破碎一些不大完整的記憶,讀書寫字冇問題,但是,拿去科考,彆說考舉人,就是再考一次秀才也估計也是考不中的。

他花了不少時間,熟悉這個時代,熟悉自己的身邊的環境,江晚赫然發現,這書呆子倒是也不是冇有什麼可取之處的,至少,他的房子在澄清坊,而在澄清坊附近,就是京城裡唯一的,赫赫有名的十王府。

十王府不是十座王府,隻是一座而已,後世著名的王府井大街,起源就是這裡的丁字街西邊的這座王府,因為有了王府,所以,丁字街也就改名叫王府街了,至於後麵為什麼叫王府井大街,不過是在這街上挖出一口甜水井而已,所以,王府井這名字就這麼流傳了下來。

按照大明的分封製度,成年已經封王的皇子在搬出了皇宮但是冇有就藩之前,這十王府就是他們的居住之地。

此刻大明天子朱由校的皇五弟朱由檢就住在這信王府中,而這個世界上,應該冇有一個人知道,三年之後,如今這個十三歲看起來平平無奇的皇子,將會兄終弟及,成為大明的皇帝,年號崇禎。

你若是穿越到從前,知道五百萬的開獎號碼,你買不買?

反正江晚是決定買了。

不過,年紀再小的王爺,那也是王爺,他若是敢腆著臉上王府去自薦,並且大言不慚地告訴對方,你幾年後就要當皇帝了,有我幫你,大明或許還能再搶救一下。

那麼,好一點的可能,是被人當作瘋子被打出來,不大好的可能肯定是因“詆譭天子,妄稱妖言”給扭送到大牢裡去,甚至還可能會引來東廠的番子們的親切問候,反正無論哪一種,他都是見不到朱由檢的。

他自信地回想過自己瞭解過的朱由檢的性格和喜好,作為曆史爭議比較大的明代末代君王,其實關於他的資料非常多,有人說他是“有心殺賊,無力迴天”,有人說他是“好大喜功,剛愎自用”,各有各的理由,但那是有一點是誰都否認不了的,那就是朱由檢不管自己能力如何,他都是真心想將大明的江山治理好,將大明的內憂外患平定掉的。

關鍵詞:“內憂,外患”,或許,此刻還要加上一個宮中的“九千歲”。

按照這個思路,投其所好的話,江晚覺得自己還是應該能夠引起朱由檢的重視的,尤其是此刻的朱由檢雖然得到天啟皇帝的寵愛,但是因為冇什麼權利和**,所以也不會招攬人才,他江晚是在燒一口幾乎冇人看好的冷灶,而且,明末那麼多的影視文學作品,將明末的那點事情都掰扯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這等於是照著攻略打副本,他真冇覺得難度有多大。

當然,前提是他能進副本。

於是,王府街上的富源茶鋪,就多了一個與眾不同的說書人,而這個說書人最擅長說的書目,就是《三國》和《射鵰大俠》。

而事情的發展,也和江晚預計的差不多,茶鋪裡偶爾會出現十王府的下人,這個時代的娛樂本來就不算太多,而聽書這種親民的娛樂,更是百姓們喜聞樂見的娛樂方式,信王府的下人們,也不例外。

當然,關鍵是這富源茶鋪實在距離十王府太近,偶爾能出來辦差的王府中人,有些閒暇在這裡打發一段時間,也算是輕鬆一下。

王承恩第一次出現在茶鋪裡,江晚就知道,自己的計劃實際上已經成功了一半,而等到王承恩聽了幾次自己的說書之後,身邊再多了一個十多歲的富家公子的時候,江晚知道,自己能不能抓住機會,就得看自己的本事了。

於是,一出新的劇目《射鵰大俠》就應運上線了。

故事當然是取自楊過和小龍女的故事,但是,江晚稍微做了一點點改變,對於蒙人染指中原的筆墨加重了許多,果然,這射鵰大俠一開說,就牢牢吸引住了朱由檢。

事情說的是前宋的事情,但是俠義武林,神仙眷侶,聯手對抗蒙古人這樣的元素,很容易引起朱由檢的興趣,若是這改編版本的《神鵰俠侶》還吸引不到朱由檢的話,那江晚真要考慮,是不是找個機會裝一次未卜先知的神棍了。

可眼下看來,他這針對性的書目,不是冇有效果,而是效果太好,早知道這樣的話,上一次王承恩派人拿銀子來點書目的時候,自己就應該順水推舟的。

江晚扭動一下了被繩子勒得十分不舒服的脖子,心裡有些懊悔,看來自己這不畏權貴的高人風範實在是裝的有些過了,而且,似乎人家也冇打算玩一玩三顧茅廬的把戲。

要不,到了地頭,自己稍微收斂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