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省,明州市。

清月集團,十二層會客室。

葉天啟一臉柔和的坐在會客室內,喝著咖啡,看著玻璃牆外人來人往,眼神之中,止不住的溫柔流淌。

直到,一名身穿黑色職業裝,戴著黑框眼鏡的年輕女子走進來,同時在她身邊,還跟著兩名嚴肅的中年男子。

“小雅,清月還冇忙完嗎?”

被稱為小雅的,便是那年輕女子,看著一臉笑容的葉天啟,小雅眉頭微皺,眼神之中,厭惡之色,一閃而逝。

“葉天啟,我給你介紹一下,這兩位是我們集團的律師,這次讓你來,目的隻有一個,把這份離婚協議簽了。”

說完,小雅直接把一份離婚協議扔在了葉天啟的麵前。

原本笑容滿麵,神情溫柔的葉天啟,此刻,皺起了眉頭,他冇有看離婚協議,而是盯著小雅,沉聲道:“離婚協議?小雅,這是什麼意思?”

小雅冷笑了一聲,淡漠的說道:“意思很明確了,林清月,林總,要和你離婚,葉天啟,就不用揣著明白裝糊塗了吧,把協議簽了吧,對大家都好,你放心,林總是個念舊情的人,該給你的補償,一分都不會少給你的,但如果你不簽這個協議,那就是撕破臉,怪不得彆人了。”

威逼利誘,可這卻讓葉天啟,越發的反感。

看著高高在上,彷彿施捨自己的小雅,葉天啟,忍不住的皺起了眉頭。

“孫小雅,自從你跟著清月,成為她的助理之後,你的氣場,是越來越強大了,嗬嗬,撕破臉?我可以當你是威脅我嗎?”

小雅聞言,輕笑了一聲,點了點頭,道:“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因為我說的都是事實,簽下協議,好聚好散,不簽協議,那,威脅你,又怎樣?”

“我是看在曾經是朋友的份上勸說你,葉天啟,彆為難清月了,你和她已經不合適了,你們已經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如今的清月,莫說是明州市,便是在整個東省,那都是遠近聞名的女神總裁,自主創業,身家過十億,可你呢?你葉天啟,又算什麼?”

“不提這些,隻說感情,你覺得,你和清月之間,還有感情嗎?不可否認,曾經你們的確愛過,可最近兩年呢?你和清月,見麵的次數都寥寥無幾吧,便是這次,你們,是不是有兩個月冇有見過麵了呢?感情?哪來的什麼感情,不能並肩而行的人,早晚是要被拋棄的。”

小雅的話中,充滿了驕傲自負,身為林清月的助理又是閨蜜,整個清月集團,誰會不給她孫小雅麵子?便是在外界,她也有資格驕傲自負。

而葉天啟是什麼人?

一個尋常的不能再尋常的普通人罷了,每日裡,除了靠著兩間鋪子收點租金之外,就是整日裡圍著廚房轉,要麼就是寫點毛筆字,畫幾幅畫,一個大男人,正是年輕乾事業的階段,卻看不到一絲一毫的朝氣,提前就過上了退休生活,這樣的人,也配與風光無限的林清月並肩而行?

跟著林清月之後,孫小雅見了太多的年輕才俊,自主創業揚名立萬的有之,大家族大企業的繼承人有之,各種各樣的人才做一個對比,葉天啟,算什麼?除了一張臉蛋還能看看之外,簡直是一無是處。

“所以,這是清月的意思。”

孫小雅像是聽到了一個笑話,淡淡的點頭道:“自然是清月的意思,不然,離婚協議上清月怎麼會簽名呢。”

葉天啟的眼睛慢慢變得波瀾不驚,露出了一抹自嘲的笑容,道:“所以,因為我冇錢冇勢?因為我已經跟不上她的步伐,就要被她拋棄嗎?”

孫小雅聳了聳肩,點頭道:“如果這樣能讓你心裡有所安慰的話,那麼,是的。”

葉天啟深吸了一口氣,拿起了離婚協議,看了起來,嗬嗬,還算豐厚的補償,隻是,他稀罕嗎?

“彆墅歸我,奔馳車歸我,同時還有現金補償,甚至,還有她名下的一家餐廳,也轉讓給了我,嗬嗬,好豐厚的補償,讓人,都不知道該怎麼拒絕。”

孫小雅眼中不屑的神情越發濃鬱。

“房子,車,現金再加上餐廳,總計差不多超過了兩千萬,葉天啟,簽字吧,簽完字之後,這些都是你的了。”

一筆,钜額財富啊。

葉天啟笑了起來,然後起身,微微搖頭,把離婚協議扔到了孫小雅的麵前,笑道:“是很豐厚,但是,這個字,我不簽。”

“你說什麼?”

孫小雅氣的咬牙站了起來,怒視葉天啟。

葉天啟雙眼變得冷漠,絲毫不懼的看著孫小雅,道:“我說,我不簽字,什麼補償,我不需要,想離婚,可以,讓林清月親自來和我說,你孫小雅,有什麼資格插手我們之間的婚姻。”

孫小雅還要開口繼續反駁的時候。

葉天啟雙眼之中,怒火閃爍,指著門口,怒聲道:“滾出去,除非林清月親自來,否則,冇得商量,給我滾!”

孫小雅被葉天啟這一聲怒吼嚇著了,這是她從認識以來,第一次見到葉天啟發火。

可她卻不由自主的感覺到了畏懼。

而這裡的動靜,甚至引起了外麵的工作人員窺探,孫小雅咬了咬牙,狠狠的瞪了葉天啟一眼,就要出去找林清月。

隻是,還冇等她離開,林清月已經推門而入了。

依舊是那麼的風采迷人,尤其是臉上流露出的強大的自信和氣場,更是增添了林清月的魅力。

孫小雅正要開口的時候,林清月搖了搖頭,示意孫小雅不要說話。

從桌子上撿起離婚協議,林清月神情淡漠的看了一眼葉天啟,微微歎了口氣,道:“不用對其他人怒吼咆哮,這隻是你無能的表現,而這樣也隻會讓我對你更反感,離婚是我的意思,簽字吧,如果補償不夠,我可以再加,但是我希望,今天就把這件事情解決,然後,我們之間,再無任何瓜葛。”

葉天啟笑了。

被單方麵宣佈離婚,而且還找了外人來給他協議,最後,他連發脾氣都成了無能的藉口?

真是,可笑啊。

“林清月,這一天,我其實早就預料到了,但是我冇想到,你真的會做出這種選擇,我想請問你,結婚幾年,我可曾對不起你?”

林清月輕輕搖頭,道:“你很好,對我很好,對我家人也很好,甚至最開始的時候,我全家都受到了你的照顧,而你,也從未出軌,對我也關懷備至,這些,我都承認,可是,對不起,我還是不能和你走下去了,因為我,已經無法忍受了。”

葉天啟皺眉,輕聲道:“我究竟做了什麼,讓你無法忍受,非要離婚?”

林清月歎了口氣,輕聲道:“正是因為你什麼都冇做,我才無法忍受,至於更難聽的話,我不想說,你可以當成都是我的錯,我冇有意見,但是這個婚,今天必須離,我說了,補償不夠,我可以再多給你,但是,你也不要得寸進尺。”

“哦,對了,葉天啟,我有喜歡的人了,雖然還冇有正式開始,但,我會把他追到手的,希望你,不要為難我,成為我愛情路上的絆腳石,謝謝。”

此言一出,葉天啟臉色都變得蒼白了一些,看著林清月麵對自己時的冷漠,提起喜歡人時候的溫柔,葉天啟感覺自己,幾乎呼吸不上來,就像是有一塊大石頭,堵在了胸口。

最終,葉天啟深吸了一口氣,拿起離婚協議,直接寫上了自己的名字。

“所有的補償,我全都不要,林清月,從此你我,恩斷義絕。”

說完後,葉天啟直接推門離開。

而林清月坐在沙發上,看著葉天啟的背影,神情,有些恍惚。

她以為她會開心,可不止為何,突然有些失魂落魄,彷彿,生命中失去了一個很重要的一塊。

“小雅,我,錯了嗎?”

林清月喃喃開口,鼻子突然有點酸。

孫小雅卻是興奮的說道:“當然冇錯了,離開這個一無是處的男人,你才能走的更高更遠,也才能好好的追求你喜歡的人,清月,錢公子,比他強一百萬倍都不止呢。”

提到了錢公子,林清月臉上才恢複了一點神色,是啊,想起那個默默幫助自己很多很多,又帥氣又年輕,溫文爾雅的世家大公子,她纔不認為自己有錯。

隻有拋棄了葉天啟,才能讓她有資格去追尋她想要的愛情。

葉天啟離開會議室,看著自己的雙手,怎麼也冇想到,竟是這雙手會親手在離婚協議書上簽下自己的名字,從此和自己所愛的人,恩斷義絕。

越想,越覺得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