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個不受寵皇女府中的管家,長秋身上的穿戴實在是太過華麗了……

長秋身上的衣裳,看上去就跟名貴的麵料,特彆是她那滿頭的髮飾,端端的都是宮廷中流行的款式……

夜笙歌眯起了眼睛,冷冷一笑,不鹹不淡的說道:“你這幾天看上去倒是過得挺好的嘛~”

長秋的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乾笑了兩聲,“殿下說笑了……殿下昏迷的這兩天,長秋那是寢食難安呐!”

夜笙歌挑了挑眉,似有若無的微笑浮現在唇畔,“隻怕我還活著~你纔是寢食難安吧?”

長秋臉色唰的一下變得慘白,噗通一聲跪在地上,“殿下說的是哪裡話……奴婢對殿下那一直是忠心耿耿的啊!”

夜笙歌嗤笑了一聲,“是的,忠心耿耿,隻怕對象並不是我吧?”

長秋臉上的神情驀地一僵,“奴婢怎麼會對殿下有二心呢……”

夜笙歌笑吟吟的站起了身,踱步到她的身邊,腳踝上的墨瓷輕輕敲擊,如同一首催命的歌謠,“那麼,可否告訴我咪頭上的花鈿是怎麼來的?”

長秋聽聞這響聲,不自覺的抬起了頭,“殿下……這花鈿……”

夜笙歌輕笑一聲,如同美豔的羅刹女,帶著致命的美麗,“還是我幫你說吧~”

“這花鈿是宮中的物件,我可不記得我給過你這一隻花鈿……”

“那麼~到底是誰給的呢?你知道的,本殿……最討厭的就是吃裡扒外!”

長秋匍匐在夜笙歌腳下瑟瑟發抖,一雙眼睛裡滿是恐懼,“殿下饒命呐!殿下饒命呐!”

“奴婢……奴婢隻是一時鬼迷心竅,奴婢不想的!”

夜笙歌勾了勾唇角,從長秋的髮髻上取下那一隻名貴的花鈿,“你既然收了彆人的信物,不如早些去尋了她,也好全你的耿耿忠心呐~”

長秋不停的磕著頭,“殿下明鑒,這花鈿是四皇女殿下硬生生塞給奴婢的!”

“是四皇女殿下讓奴婢給殿下下藥的!求殿下饒命啊!殿下!!!”

夜笙歌把玩著手中的花鈿,眉眼中帶著一絲慵懶,“看在你告訴我這個訊息的份上……”

深邃的紫色眸子中閃過一絲嗜血與淩厲,手腕一翻,一道金光閃過……

那隻漂亮的花鈿直直的插在了長秋的喉嚨上,花鈿剛好冇入了她的喉嚨間,就好像在肉上嵌了一朵綻放的金花~

夜笙歌笑眯眯的說道:“那我就讓你死得比較痛快好了~”

長秋蜷縮在柔軟的地毯上,不停的用手捂著喉嚨,似乎想要止住喉嚨間不斷滲出的鮮血……

長秋的喉嚨間咯咯作響,也不知道是在求饒,還是在懺悔。

琥珀咬著唇瓣,緊緊的閉著眼睛,站在原地瑟瑟發抖。

玳瑁皺了皺眉頭,對著夜笙歌行了一禮,有條不紊的說道:“殿下,請稍等,玳瑁先把這裡收拾乾淨。”

夜笙歌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發出了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嘿嘿,玳瑁?你很不錯~記住要把這裡收拾得乾乾淨淨的哦~”

“不然……我會不開心的哦~”

玳瑁站直了身子,認真的點了點頭,“殿下稍等,馬上就好!”

夜笙歌用乾淨的手帕擦了擦手,赤著腳,在寢殿內轉悠了一圈又回到了床上,她晃了晃白嫩的小腳丫,腳上的墨瓷叮叮作響。

“以後府裡的事物就交給玳瑁打理吧,瞧著他乾淨利落的樣子,想來也是極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