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少凡對米多多撂下的狠話,她從來都不放在心上,也不以為然,這三年來,他已經勸過她無數次讓她對他不要癡心妄想,可是她是屢戰屢敗,屢敗屢戰!而且是越戰越勇,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甚至發誓,就算是搶也要把樓少凡搶到米府來和她成親!

米多多從樓府走出來後,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那些目擊證人也跟著走了出來。

為首的張伯道:“米小姐,該給我們銀子了!”

米多多從口袋裡掏出一小錠銀子扔給了張伯,他接過去看了一眼道:“不是說好了十兩銀子嗎?怎麼變成了一兩銀子呢?”

“隻說了一句台詞就賺了一兩銀子,你居然還嫌少?”米多多賞了張伯一個白眼道。

張伯滿臉辛酸的道:“我們十幾個人在樓府裡窩了一個晚上,這麼辛苦,纔給我們一兩銀子,根本就不夠分。我現在就去告訴樓老爺,你和樓公子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過!”說完,他就往樓府的大門口走去。

米多多看都不看他一眼,朗聲道:“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是在我進到樓府之後才進去的,原本是打算給你們十兩銀子的,可是就一句台詞你們都背不好,那麼多人同時說一句話,一聽就知道是事先安排的,差點連我的計劃都打亂了!我給你們銀子已經很不錯了,居然還敢嫌少!你真以為天上會掉銀子啊!”

米多多瞟了一眼張伯,他的身體頓在了樓府的門口,她又接著道:“對了,聽說吳寡婦家的公雞會下蛋,你聽說過冇有?”張伯和吳寡婦的事情,嘿嘿,她可是清楚的很!

張伯聽到這句話連忙走到她的身邊道:“米小姐,你大人有大量,小的粗俗無比,冇有把你老人家給的台詞背好,是我辦事不力。這一錠銀子實在是足夠了!”

“你不去告訴樓老爺我和樓公子的事情呢?”米多多淡笑著問道。

“米小姐和樓公子兩情相悅,愛戀深深,是天生一對,地造一雙!”張伯點頭哈腰道。

“少拍馬屁了,你再拍我也不會給你銀子。”米多多看了張伯一眼後又道:“你的那些小九九可瞞不過本大小姐,以後如果再敢嫌這嫌那的,我就把吳寡婦接進米家。”

“小的哪敢嫌這嫌那。”張伯滿臉討好的道:“米小姐以後還有類似的事情,再來找小的!”

米多多輕哼一聲,雙後負在身後,就悠閒自在走在樓府外的大街上。她離開的時候樓府裡已經被她鬨的亂成了一團,如果她冇有料錯的話,樓少凡此時正跪在樓府的門房前在向他那那個滿臉皺紋的爹請罪。

米多多知道不用一個時辰,整個淩州都會知道她和樓少凡今天早上發生的事情,經由她所雇的那些人傳開之後,一定會變本加厲,添油加醋。

這種傳聞對米多多而言已經是家常便飯,但是對樓家而言,隻怕是一件極嚴重的事情啊!像樓家這樣的書香世家,發生了這樣的苟且之事,傳出去一定會影響樓家的聲譽!也一定會破壞樓少凡在淩州女子心目中至高無上的地位,最好讓他也娶不到妻子!他娶不到,她嫁不出去,實在是天生一對!

米多多滿意的吹了聲口哨,等著樓少凡來求著娶她,不料頭頂上卻傳了譏笑之聲:“見過唱戲的,卻冇見過像你這樣唱戲的,明明漏洞百出,卻偏偏還有笨蛋深信不疑,真不知道那些腦袋裡生鏽的人在想什麼。”

米多多皺了皺眉頭,懶得理那個聲音,可是一襲墨綠色的身影卻將她的去路攔住,那人站定後,手中的摺扇“叭”的一下扇開,對她擺了一個自以為瀟灑無比的姿勢,濃淡相宜的劍眉對著她悠然淺笑。

米多多的眉頭皺的愈發厲害了,她看著那個男子道:“嗯,你這一次很帥。”話裡是滿滿的讚美,身體卻繞過他緩緩的向前走去。

來人是和米多多從小一起長大的沈浩軒,沈是蒼藍王朝的國姓,沈浩軒是遼南王世子。米多多的爹米滿倉和遼南王過往甚密,所以兩家一直有些往來,而她和沈浩軒也是自小就相識。

小時候,他們是光屁股的好朋友,那時候不可謂不親近。可是再長大一點之後,那小子每次看到她就冷嘲熱諷,原本她對他還有些好感,可是在他的冷嘲熱諷的次數增多之後,她對他的好感也消失的乾乾淨淨,有幾次都恨不得想揍他。

隻是米多多的膽子再大,也知道定南王在淩州權勢逼人,典型的地頭蛇。她曾親眼看到有人罵了一句沈浩軒“小雜種”後被他割斷了舌頭,然後再被他丟進滄浪河裡喂王八,美其名曰祭河神。而她頂多隻能把罵她是**的人打一頓而已,比起狠厲,她難望其項背。所以從那之後,她見到他都當做冇看到,以避其鋒芒。

沈浩軒號稱淩州第一美男,濃眉星目,挺拔的鼻子,飽滿的雙唇,在米多多冇有見到樓少凡之前,她一直覺得他長的最為養眼,隻是他長的稍嫌霸道了些,少了一分溫柔,不是米多多喜歡的類型。如果他冇有那顯赫的嚇死人的家世,她估計也會對他百般調戲,可是一想起他狠厲的手段,她隻有把調戲變為景仰。

如果說米多多是淩州城所有男子的禍害,那麼沈浩軒就是淩州城所有女子的禍害。他性好女色的事情是整個淩州公開的秘密,所有淩州人都知道遼南王府裡美女如雲,姬妾成群。

傳聞但凡淩州城裡稍有姿色的女子,都逃不開他的魔爪。下麵的人知道他的愛好,所以一旦有事相求,必獻上絕色美女。他是來者不拒!所以王府裡姬妾數量是日益增多,而且種類齊全,良家女子、勾欄花魁甚至是青衣俏尼,都應有儘有,他對女子是隻看姿色不論出身。

因為他的存在,淩州城的女子從還未出生就會訂親。所有適婚的女子早早的就嫁人,生怕會遇上他,被他看上,然後落入他的魔爪。更兼他暴戾的性情,淩州城裡的父母在嚇唬孩子時,都會說,你如果不乖,小心被遼南王世子吃掉。

而淩州城因為有米多多和沈浩軒的存在,男婚女嫁,一片秩序井然,冰人的紅包拿到手軟,城裡的喜館生意好到天天暴滿。一時間淩州一片昇平,犯罪機率較之往年有急劇下滑趨勢。有人戲稱她和沈浩軒為了淩州的太平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