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之宴!你給老子滾出來!”

“你小子不是天天想下山嗎?”

“那乾脆就滾吧!反正老子也冇什麼能教你的了。”

一道中氣十足的吼聲響徹山澗,驚起一陣鳥獸。

“你這老東西能有這麼好心?”

“說吧,是不是有什麼事兒要讓小爺我去乾了?”

沈之宴狐疑的上下打量著趙長空。

這老頭的心思他最清楚不過了,他可不信眼前這位老六能毫無預兆的放自己下山。

他自小被老頭養大,卻在某一天早晨睜開眼以後發現自己身處在一片綠色之中,四處殘垣斷壁,草木橫生。

至此他就開始了被迫在深山裡修煉的生涯,每天與蛇蟲猛獸相伴,晚上與長夜冷風共枕,悲慘之程度簡直罄竹難書。

“老夫我年輕時候曾經在外麵欠了不少桃花。而為了補償她們,我決定賠給她們一個女婿。”

趙長空微微頷首,話音未落便被沈之宴打斷。

“等等!她們?”

“你這是有多少桃花啊!”

沈之宴怔怔的看著麵前這個蓬頭垢麵的老頭兒。

“不多不多,就七個!”

“你這次下山啊,就把她們七個的閨女娶到手,老夫也就了卻了一樁心願……”

沈之宴二話不說,轉身就走:“七個?你當小爺是鐵做的?隻有累死的牛,哪有耕壞的田!”

彷彿料到沈會這麼說,趙長空不急不慢道:“那七個閨女個個都是如花似玉,國色天香,最主要是……”

看到沈之宴停下了腳步,趙長空笑了笑,繼續說道:“你修煉出了錯,一直不能破身,我這些年終於找到瞭解決辦法,你去了,我就交給你。”

“而且你不是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嗎?我把它分開放在了七份婚書裡麵,你隻要拿到了,就能解開你的身世之謎了。”

“真的?!”

沈之宴猛地轉身,盯著趙長空。

他自小無父無母,不知道為了多少次自己的身世,但每次趙長空都打哈哈糊弄過去了。

現在……終於可以知道了嗎?

“師傅什麼時候騙過你。”

趙長空笑道。

“那我七個師姐呢?”

沈之宴開口。

這可惡的老頭,在不聲不響的把自己帶到這個地方之後,竟然告訴師姐們自己病入膏肓……

他很難想象當時師姐們的表情會是有多麼難過。

“這個你放心,我自然會給你安排好,你總會見到他們的。”

“行了,你快去吧,老頭子還有事。”

說著,趙長空遞過一摞紙,一瘸一拐的離開了。

沈之宴看了一下,這裡麵有一份功法,七份契書和一張邀請函。

邀請函上燙著“柳家壽宴”四個字。

“那就先去柳家吧。”沈之宴歎了口氣,下了山。

自己七個師姐個個風華絕代,自己放著草原不要,偏偏去啃人工養殖的牧草……

“師姐啊師姐,師弟我為了你們以後的幸福,隻能先委屈自己了……”

…………

這破地方離市區不遠,沈之宴在天黑之前順利到達了這座熟悉的城市。

“還是明珠好啊,這山溝溝我是一天也住不下去了。”

看著繁華的都市,沈之宴撥出一口氣,正準備打車去柳家。

這時,一輛寶馬就停到了他麵前。

“沈之宴?”

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美女下來,走到沈之宴跟前。

“你認識我?”

沈之宴覺得有些奇怪。

剛到明珠就遇著熟人了?

“我叫柳婉婭,柳家二小姐。”

柳婉婭自我介紹道。

沈之宴一愣,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美女。

這是……小姨子?

柳婉婭也在打量著沈之宴。

就在不久前,她無意中偷聽到父親和哥哥,竟然再商量著姐姐柳溫瑤婚約的事情!

而且對方還是個名不見傳的無名小卒!

這讓她如何能忍得了?

於是她千方百計弄到了沈之宴的照片,這兩天一直在堵他,冇想到終於堵到了。

“挺帥嘛,配我姐姐挺合適的。”小丫頭圍著沈之宴轉了一圈,似乎是驗貨比較滿意。

“走吧,跟我回去,今天是今晚是我奶奶六十大壽,整個明珠市的家族都會來賀壽,你準備好禮物,給奶奶一個驚喜!”

“我自有分寸!”沈之宴擺了擺手,隨即頭也不回地轉身,隻留給柳婉婭一個挺拔的背影。

禮物的事情他自有分寸,雖說自己是去退婚的,但是該儘的禮數還是要儘,要不然比起丟他的臉,人們更會說趙長空教徒無方。

柳婉婭嘿嘿一笑,說道:“不然的話,魏家的那小子就搶了先了。”

然而此時的柳家,卻是亂做了一團。

“那丫頭怎麼就這麼不知輕重!”

“魏家那小子狼子野心人儘皆知!就她還跑去給人家送邀請函!”

“若是老太太的壽宴出了什麼問題,我非得好好收拾她一頓不可!”

柳宏達怒氣沖沖的將手中的茶盞摔碎,眼底卻是閃過一絲憂慮。

“父親,事已至此……咱們也冇法再去找人家把邀請函要回來。”

“話說回來,老太太不是差人給那個姓沈的小子也送去了請柬嗎?”

“不如就借這次機會好好瞧一瞧,若是那小子不來的話……瑤丫頭的婚事咱們還是再思量思量的好。”

一旁的柳康文見到父親動怒也是急忙上去安慰,但也的確不好勸什麼,畢竟這次小妹做的確實有些不識大局了。

“行,待會兒壽宴就要開始了,你多注意著些。”

柳宏達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伸手揉了揉自己痠痛的太陽穴。

兒子早就是自己的左膀右臂,大女兒也是深得己心,偏偏就這小女兒……被慣的冇個樣子。

但是此時眼看著客人已經陸陸續續到來,自己也冇心思再去打理這些事情。

作為今晚的主角,柳老太太自然是坐在最中間的主位上,一些相識的來客已經紛紛上去打招呼。

“許久未見,老太太精神真是愈發不錯了。”

看到淡笑著走上前來的年輕人,柳宏達和柳康文下意識的皺起了眉頭。

“你是……魏家的小子?”

柳老太太眯起眼睛瞧了瞧,微微頷首。

這小子他也從自家兒子和孫兒那裡聽說過,貌似對瑤丫頭有點意思。

但是看上去……總覺得不太對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