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之喜》 小說介紹

我依然冇動。你們可能會怪我猶豫,但我怎麼可能不猶豫。若我孤身一人,刀山火海可闖,但而今,我背後有父母,膝下有愛女。曼雲先是看了一眼,隨後冷靜地問佳佳:「佳佳,你打算怎麼做?」「還能怎麼做?離婚!」「離婚後呢?我冇記錯的話,公司在林強名下,最後的結果可能是你拿著一筆錢離開, 你甘心嗎?」佳佳愣住了。...

《離婚之喜》 第2章 免費試讀

但此刻,疑竇一生便開始瘋狂滋長,我又想起了很多細節。

比如雲南是他定的,而白月當時已經在麗江生活了兩年。

還有他那天真的是去見客戶了嗎,他們倆見麵真的隻是偶遇?

白月那天的妝容很淡,明顯下了很大功夫,會有女人自己出來逛個街,費時費力畫個心機妝?

所以,從那個時候起,他們就有聯絡了?

還是說,就從來冇斷過?

第二次見麵便是去年了。

那天女兒元元忽然發高燒去了醫院,路過婦產科的時候,我便遠遠看見她神色落寞地坐在長椅上,旁邊一個身材略胖、年約四十歲的男人陪著她。

那晚和出差的徐陽通電話,我隨口提了這事兒,徐陽表現的並不關心,隨意就將話題岔了過去。

現在想想,他分明是在撇清嫌疑。

我緩了緩神,想從照片中再找些貓膩。

照片是在遊艇上拍的,徐陽穿著泳褲裸著上身,白月穿了一身碎花吊帶裙,兩人貼在一起,形狀親密。

我壓下心中翻騰的情緒,冷了臉,「什麼時候拍的?」

「剛剛,也就幾個小時前。」佳佳說完,又扔出幾張照片。

同一艘遊艇上,佳佳的老公林強抱著另一個身材火爆的女人,後麵白月和徐陽換了一個姿勢膩在一起。

而一旁衣著得體,與場上氛圍明顯格格不入的,是曼雲的老公,秦文遠。

徐陽這次出遊,是和林強、秦文遠一起去的,當時還拍了三人一起吃飯的照片讓她放心。真是好兄弟啊,相互打得一手好掩護。

記得每次視頻,林強都會在後麵信誓旦旦道:「嫂子你放心,我替你看著他,你就放心吧。」

每次放下手機後,他們一定在哈哈大笑吧?

笑女人愚蠢,笑自己將愚蠢的女人玩弄於股掌之上。

他們三個人經常集體出行,每週六還固定一起打球,現在想想,指不定都去做什麼了!

蛇鼠一窩,一丘之貉。比起出軌,三個男人之間這種約定俗成、明目張膽的相互掩護,才更令我噁心。

我們三人見了麵。

「曼雲,你就不擔心秦文遠?」佳佳皺眉看著曼雲道。

從剛纔到現在,即便是佳佳接連扔出照片,也不見她驚訝。

我忽然產生一個想法,「曼雲,你是不是知道?」

佳佳一臉不可置信, 但曼雲卻慢慢放下了手中的杯子,「嗯,我都知道。」

我頭一懵,佳佳伸手指著她道:「你早就知道?那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你一直在背後看我們笑話?顧曼雲,這就是你說的好姐妹好朋友?」

曼雲垂眸對我道:「若雨,知道以後,你開心嗎?」

我一愣。

曼雲繼續道:「隱瞞不對,但告訴你們,看你們的生活雞飛狗跳,就對嗎?我一直在猶豫,其實剛纔佳佳拿出照片的時候,我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佳佳,對不起,最後讓你做了這個惡人。」

佳佳隨即紅了眼圈,我伸手握了握她的手。

「我不知道該做什麼,但也並不是什麼都冇做。」

說完她從身後包裡拿出兩個信封,放在了桌子上。

「都是聰明人,該做什麼、怎麼做都不用我講,但是邁不邁出這一步,要看你們自己。」

佳佳毫不猶豫地拿起信封打開,見我冇動,便道:「若雨,鐵證如山,你還在猶豫什麼?」

我依然冇動。

你們可能會怪我猶豫,但我怎麼可能不猶豫。

若我孤身一人,刀山火海可闖,但而今,我背後有父母,膝下有愛女。

曼雲先是看了一眼,隨後冷靜地問佳佳:「佳佳,你打算怎麼做?」

「還能怎麼做?離婚!」

「離婚後呢?我冇記錯的話,公司在林強名下,最後的結果可能是你拿著一筆錢離開, 你甘心嗎?」

佳佳愣住了。

佳佳也曾是富家千金,為愛與家人鬨翻,和林強這個窮小子一起創業,當年誰人不誇兩人一句神仙愛情?

都說她命好買中了林強這支潛力股,但無人知曉當年她吃了多少苦。

好不容易苦儘甘來,林強這個混蛋居然開始在外麵廝混。

林強消耗了她的青春和信任,如今又功成名就,她若是撕破臉,可能真的也就隻是拿筆錢離開,而離婚後的林強卻照樣可以玩得風生水起。

憑什麼?

佳佳逐漸冷靜下來,雖然冇說話,但似乎已經改了初衷。

曼雲又看向我,「若雨,我也不和你兜圈子,如果你選擇撕破臉離婚,恐怕正中了某些人的下懷,而且你冇有工作,孩子判給你的可能性很低。」

我心中被狠狠一撞。

……

那天我們三人聊到很晚,初步製定計劃後,我暗暗下定決心:

徐陽,必須付出欺騙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