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休回到房間之後,洗漱過就直接倒在床上休息了。

相比起已經陷入了夢鄉之中的楚休,此刻的吳啟山吳大少就冇那麼舒服了。

酒吧之中,吳啟山將自己胯下的女子直接拉著頭髮扯了出來,不顧對方哭喊,將其丟在了地上。

在他麵前,一個播放著模糊視頻的手機上麵畫閃動。

正是他之前在服裝店中向楚休磕頭認錯的畫麵。

吳啟山掐著地上女子的喉嚨低聲嘶吼道:“誰給你的這個視頻?是誰?”

女子雙手拍打著吳啟山的手臂,麵色變得通紅,額頭上青筋暴露,顯然已經喘不過氣來。

一旁的吳白連忙開口道:“啟山,夠了,你再不鬆手的話,她可能真的要死了,你背上命案不要緊,但是你和秦家的生意可就黃了。”

聽聞此言,吳啟山眼中的狠辣之色稍減許多,然後冷哼一聲,直接鬆了手站起身子,重新坐在沙發上。

在其身前,那個陪酒姑娘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息,衣衫頭髮淩亂,模樣狼狽至極。

吳啟山冷聲說道:“這個視頻是誰給你的?”

陪酒姑娘哭喪著臉說道:“這是我從彆人朋友圈裡下載的,不知道為什麼,今天一下午的時間,所有人的朋友圈都是這個視頻。”

吳啟山聞言,手中的酒杯猛的摔在地上,直接炸裂開來。

嚇得那陪酒姑娘身子一抖,不由自主地向後縮了縮。

一旁的吳白開口說道:“今天下午的事情,整個江省的上層社會恐怕都知道了,甚至可能有人在暗中推波助瀾。”

“推波助瀾?”吳啟山麵色陰狠的道:“彆讓我查出來是誰在背後宣揚,不然老子把他剁碎了丟到江裡餵魚。”

吳白眉頭微皺,開口說道:“這段時間你最好規矩一些,秦小姐不喜歡冇有規矩的人。”

吳啟山轉頭冷眼看了對方一眼,而後開口道:“吳白,你彆忘了你的身份?你隻是我吳家的一條狗罷了,也配教育我?”

吳白聞言,瞬間沉默了下去,而後一言不發地看著吳啟山。

他是吳啟山的父親在二十年前街頭撿到的棄嬰,因為身上冇有身份標識的存在,所以被吳永強收為了義子。

可以說一直跟著吳啟山同吃同住,一起長大到了現在。

隻不過在幾年前,因為吳家的一件事,導致吳啟山的性情大變,變得更加暴虐殘忍。

吳白看了看還在瑟瑟發抖的陪酒小姐,拿出錢包取出一遝錢丟在對方身上,然後開口說道:“忘了今天發生的事,走吧!”

陪酒小姐顫抖著點了點頭,然後拿起錢和手機撿起衣服直接跑了出去。

吳白深吸一口氣,坐在吳啟山側邊,開口說道:“我知道你心裡不好受,但是現在是吳家和秦家交易的關鍵時刻,父親也不希望你出什麼事。”

吳啟山冷笑一聲,而後開口道:“不知道,用不著你來說教,給我查出來這件事背後是誰在推波助瀾,我要他死!”

吳白麪上一愣,然後點了點頭道:“好。”

說著,直接站起身子準備離去。。

在臨走之前,他朝著沙發上的吳啟山開口說道:“對了,這件事父親也知道了,他讓你今晚回去見他。”

吳啟山麵色一白,而後抬頭一臉不敢相信地看著吳白。

看到對方堅定的眼神,隨後緩緩地點了點頭。

……

第二天一早。

總統套房中。

楚休穿上昨日買的衣服,洗漱過後便出了門。

剛剛走出酒店,王強就在酒店門口等候,依舊是昨晚的那個軍用吉普車。

王強低頭看了看時間,皺眉開口道:“現在時間剛剛好,總督讓我今天帶你到秦家提親,禮物已經備好在車的後備廂。”

楚休點了點頭,然後開口道:“如果我冇有記錯的話,秦家和柳家的生意談判應該就在今天吧!”

王強搖頭道:“我不知道,我隻知道總督大人讓我今天帶你去見秦小姐,說是已經安排好了。”

楚休無所謂地點了點頭,然後直接坐在了車後座,伸手拿過車上已經備好的禮物,打開一看赫然是一隻五百年野山參。

他麵上一愣,嘴裡嘟囔著:“看來老頭子還真的捨得下血本,五百年的野山參說給就給……”

王強眉頭微皺,開口說道:“這隻野山參是總督的私庫。”

他到現在都冇有弄清楚楚休的真正身份到底是什麼,為什麼能夠讓總督大人這麼看重。

到底是哪個世家的二代,又或者是哪位大人物的子嗣。

透過後視鏡看著後座上的楚休,王強眼睛微眯,開口說道:“總督大人說過,那位大人希望你回去看他的時候至少是一家三口。”

楚休麵上一愣,隨後無奈地搖了搖頭。

那個老傢夥還真會給自己找麻煩,當年的事情自己還冇有查清楚,哪有時間玩兒這些情情愛愛的……

就再楚休坐車前往秦家的時候。

此刻的秦家大堂之中,一個麵容美豔,身材火爆,穿著職業裝的女子冷眼看著身前的老人。

片刻之後,女子忽然表情一軟,哀求道:“爺爺,今天是我和柳家談判的關鍵時刻,有什麼事等我回來再說行嗎?”

這人不是彆人,正是楚休要見得秦雨嵐,而她麵前的則是秦家的老太爺。

場中,除了秦雨嵐和老太爺之外,還有秦家的其餘幾房,不外乎是秦雨嵐的叔叔伯伯,堂兄弟之類的。

秦老太爺微微搖了搖頭,手中的龍頭柺杖輕輕敲動,開口說道:“今天這個人,你必須要見,這不僅僅是因為當年的婚約,還是因為總督大人的親自召見。”

此言一出,場中眾人表情皆是一愣。

他們在來之前隻聽說秦老太爺今天要安排秦雨嵐相親,說是相親,其實就是見見當年那個訂婚對象。

可他們從未聽說過總督大人親自召見的事情。

秦家大房的秦淑媛開口說道:“爺爺,您說的總督大人親自召見,是什麼意思?”

秦家老太爺緩緩開口說道:“就在昨天,總督大人將我叫到總督府,讓我安排今天雨嵐和當年那個訂婚對象的見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