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雨遲遲:裴延禮梁平霜唐枝》 小說介紹

《秋雨遲遲:裴延禮梁平霜唐枝》作者唐枝寫的小說,男主女主裴延禮梁平霜唐枝。下麵給大家帶來精彩片段:耳邊,是梁平霜重複地問聲:「唐枝,你冇了孩子,還好嗎?」她聲線很弱很低,就是不讓一旁的裴延禮聽到。「你一定很不好,因為你失去了籌碼。」小馳,的確是我嫁給裴延禮的籌碼,冇有這個孩子,我進不了裴家的門,可冇了這個孩子,我留在裴家,又有什麼意義?這裡不是我想來的,一開始就不是。我動了動乾疼的嗓子,「那我還給你。」梁平霜怔了,「什麼?」...

《秋雨遲遲:裴延禮梁平霜唐枝》 第3章 免費試讀

去江陽墓園的那天,我帶著一臉未消的傷,左側臉頰紅腫,下巴還有幾道被抓傷的痕跡。

那天要不是裴延禮上手拉開了我跟小姑,這傷興許要更重一些。

可裴延禮推開的人是我。

坐在車裡,寒潮從四麵八方襲來,我感覺不到冷,空洞地望著車窗外。

裴延禮坐在我的身側,接著一通電話,是梁平霜的。

小馳下葬的日子,身為他的父親,卻一定要在這種時候,接其他女人的電話,他的聲調一貫的散漫,但對梁平霜有種特殊的耐心。

「是,還要忙幾天。」

「……你先回。」

「她?」

我半側著身子,感受到裴延禮的眼神掠了過來,接著遞來了手機,「平霜要跟你說話。」

換作從前,我大抵是要把手機摔出去的。

可冇了小馳之後,再做這些又有什麼意義?

在裴延禮訝異的目光中,我笑著接了手機,貼在耳邊,螢幕上還殘留著裴延禮的餘溫,過去我是那樣嚮往他這個人,他的氣味、聲音、體溫,我都想要靠近。

可現在隻是貼了下,就噁心。

梁平霜的聲音從話筒中傳出來,還是那樣落落大方,又開懷,「唐枝,你還好嗎?」

我冇作聲,身旁人的氣韻很壓迫,好似我敢跟梁平霜說一句重話,他就會立刻將我趕下車。

這種事,裴延禮不是冇有做過。

還是在大雪紛飛的深夜,我隻是當著他的麵跟梁平霜打了一通電話,警告她不要再破壞彆人的家庭,便引得裴延禮大發雷霆,摔了手機,將我驅趕。

那夜我在冰天雪地中走了兩個鐘頭,後來燒了一週,他冇來看過一眼,是小馳趴在我的床邊,稚嫩的小手貼在我的額頭,一聲聲喚媽媽。

我是為了小馳,才活下來的。

那個孩子要是冇了我,在裴家該怎樣立足?

可如今,是我冇了他,我身體裡的氣息被一絲絲抽乾,失去了追求生存的動力。

耳邊,是梁平霜重複地問聲:「唐枝,你冇了孩子,還好嗎?」

她聲線很弱很低,就是不讓一旁的裴延禮聽到。

「你一定很不好,因為你失去了籌碼。」

小馳,的確是我嫁給裴延禮的籌碼,冇有這個孩子,我進不了裴家的門,可冇了這個孩子,我留在裴家,又有什麼意義?

這裡不是我想來的,一開始就不是。

我動了動乾疼的嗓子,「那我還給你。」

梁平霜怔了,「什麼?」

「我把他還給你。」我又錯了,這話不該這麼說,「抱歉,他本來就是你的。」

手機瞬即被搶過去,裴延禮掛斷了電話,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中儘顯戾氣,「你又在跟平霜胡說八道什麼?」

一個失去了孩子的母親可以跟丈夫的情人說些什麼?

警告冇了,更不會咒罵,有的隻是放手。

放手,讓有情人終成眷屬,這段感情,我無力再堅持,就連這條命,我都不想要了。

在一場濛濛小雨中,小馳下了葬。

墓碑上的照片是他三歲時拍的,當時約好了一家人去拍全家福,我與小馳到得早,從早等到晚,周圍都是幸福美滿的一家人,他們有說有笑,感情和睦,在攝影師的指導下襬動作。

在歡聲笑語中,更襯得我與小馳可笑。

我尚且可以承受裴延禮的冷待,可小馳呢?

陰沉的天氣,冰冷的墓碑,碑上的照片冇有笑,畢竟那天,小馳是在強忍著失落拍了照,他不想讓我不開心。

身邊有人撐傘,我低頭,對著小馳的墓碑禱告懺悔,祈禱他來世,可以有一對愛他的父母,不要再像今生一樣,受儘冷眼。

眼前有雨掠過,又有人影走過。

像是裴延禮。

我撐開沉重的眼皮,看見他的黑色大衣擦過一道影子,他彎腰,在小馳的墓前放下什麼東西,等他站起來了,我纔看清。

是一套賽車積木。

心下一凜,我有些不解,當即抓住了裴延禮的衣袖,他生怕我當著這麼多親友的麵發瘋,低聲道:「有什麼話,回去說。」

「那是什麼?」

我很冷靜地問。

裴延禮回頭看了看,「送小馳的生日禮物,他之前跟我要的,冇來得及……」

「他跟你要的?」

「約好的。」

被我麵上萬念俱灰的神色嚇到,裴延禮反手抓住了我的手腕,「怎麼了?」

我腿腳發軟,身體裡猶如一把刀在絞著,跌跪在小馳的幕前,我的孩子……在生命的最後一個生日裡,分明拿到了假的生日禮物,卻還笑著麵對。

小馳一定知道那塊表是我買來的,可我說是爸爸送的,他便欣然接受,還笑著說要謝謝爸爸。

他什麼都知道。

知道這些年,爸爸不曾愛他,連一份生日禮物都冇為他準備過,死後,才收到了遲來的禮物。

可這還有什麼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