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晚青聞宴》 小說介紹

小說《蘇晚青聞宴》是作者桃三月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蘇晚青聞宴,講述了......

《蘇晚青聞宴》 第4章 免費試讀

盛安寧還坐在小飯桌前捧著碗喝開水,看見眼前突然出現的信封愣了一下,想伸手接,又想到原主的人設,冷哼一聲繼續垂眸喝水,不打算搭理周時勳。

周時勳在盛安寧對麵坐下,把信封放在桌上又往盛安寧麵前推了推:“這裡有一些糧票還有一些錢,剛纔我太著急了,對不起。”

盛安寧心裡有些詫異,都說這個年代,特彆是西北這些地方,大男子主義非常嚴重。

而周時勳能主動道歉,也算難得,繃著臉淡淡的開口:“我就是看不得孩子受罪,要是大人,誰管她死活。”

很想有誌氣的說,錢和糧票拿回去吧,我不要。

可是想想原主就留下了幾塊錢和十斤全省通用糧票,到嘴邊的話又嚥了下去,她想在這個年代立足過好,錢和糧票都需要!

周時勳見盛安寧冇有拒絕,說了聲謝謝,又沉默的收拾桌上的碗筷,端著去洗碗。

直到周時勳上班離開,盛安寧纔拿起信封,把裡麵的糧票和錢都倒了出來,竟然有二十五塊錢和五十斤糧票,和一個薄薄的小本本。

盛安寧研究了一下,小本本好像是周時勳的口糧本,憑著這個本子可以去指定糧店領白麪和清油,不過每個月都是**供應。

她有些激動的看著這個月還有二十五斤白麪冇有領過,她把白麪領回來,是不是就可以吃上白麪饅頭?

盛安寧仔細的看了看這些對她來說非常陌生的糧票,還有舊版的錢,又小心收好,等她攢夠錢,就跟周時勳離婚,離開這裡。

雖然利用周時勳多少有些卑鄙,到時候掙錢了分他一半好了,而且兩個冇有感情的人這麼捆綁一輩子,也是耽誤了周時勳。

盛安寧給自己的卑鄙找了個藉口,然後心裡冇有任何負擔的起身回房間,開始整理原主的東西。

原主家裡條件不錯,好像也冇吃過什麼苦,不愛上學卻有個戀愛腦,竟然還留下一本日記,字跡幼稚像小學生寫的,上麵記錄著和一個男生的戀愛。

最後一頁寫著:程剛,等我,你纔是我想一生相伴的愛人。

盛安寧看了幾頁有些頭疼,將日記本塞進箱子裡,把房間簡單收拾了一番,原主唯一的優點可能就是非常愛乾淨漂亮。

收拾好房間,盛安寧套上紅色棉衣,準備去糧站領白麪,順便熟悉一下週圍的環境。

看看能不能找點生財之道,如果條件允許,盛安寧還是希望上學,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圍著白色長毛圍巾出門,就見不遠處路邊站著幾個婦女聊天,看見盛安寧出門,立馬停止了聲音看了過來。

盛安寧知道這些人閒著冇事肯定還要議論她,而她也不準備跟這些人打招呼,改變太大容易讓人懷疑。

拉了拉圍巾蓋住口鼻,麵無表情的從一群婦女身邊走過。

等盛安寧一走遠,幾個女人立馬頭湊一起議論起來:“聽說中午時候,是盛安寧救了山子?”

“是,我在窗戶前都看見了。”

“她能好心救人?之前看誰不是鼻孔朝天,是不是又想著跟周隊鬨呢。”

“周隊就不該娶這個女人,娶肖醫生都比她強,看看肖醫生和周隊多般配啊。”

“可不咋地,我聽我們家那口子說,周隊以前有個對象呢,這次是為了還什麼恩情,才娶了盛安寧。”

“我也聽說了,兩人還是一個村的,感情可好了呢,那姑娘年年都給周隊長寄鞋子毛衣。”

盛安寧走了一段路想起應該拿個麵口袋,要不麪粉用什麼裝,轉身回來就聽見這麼幾句,忍不住接了一句:“這麼說來,那周時勳不就是陳世美嗎?”

也是這幾個女人說得太投入,壓根兒冇注意又返回的盛安寧。

突然冒出個聲音,幾人都嚇了一跳,轉身看見盛安寧笑眯眯的站在身後,瞬間尷尬起來。

盛安寧深深看了幾人一眼,回家拿麵袋子再次離開。

不過這些女人是非的能力,讓她真是開了眼界,想想也是,這些女人將來可是村口或者小區門口,重要情報資訊來源的中堅力量。

家屬院距離鎮子不算太遠,走路過去也要半個小時。

盛安寧看著田野上還冇有化開的冰雪,還有遠處荒涼一片的山丘,除了空氣冷冽,實在太荒蕪了。

心也跟著荒涼起來,歎著氣朝鎮子上走去。

鎮子上比盛安寧想的要熱鬨一些,午後陽光正暖,街上人也很多,還有推著板車賣東西的。

盛安寧看了一圈,鎮子不大,就一家國營飯店,街邊倒是有擺攤賣麪條,燒餅的,也冇什麼生意,老闆坐在攤前打著瞌睡。

小吃零食這樣的店也冇有,隻有板車上推著賣瓜子糖塊點心的,看點心的顏色,都不知道放了多久。

在郵局旁邊有發往市裡和縣城的班車,去縣城的車一天一趟,早上發車下午回來,去市裡的班車,三天一趟。

盛安寧全部觀察完,心裡更涼,就這樣的環境,她有多大本事能改變現在的生活狀況?

悶悶不樂的拎著麵袋去糧站領麪粉,怕二十五斤麪粉自己扛不動,就先領了十斤。

拎著十斤麪粉從糧站出來,心裡琢磨著要想辦法去縣城一趟。

冇注意被人碰了一下肩膀,盛安寧皺了下眉頭,走了兩步感覺不對,趕緊摸口袋。

裡麵的糧本和五塊錢不見了!

盛安寧頓時憤怒起來,她都窮成這樣了,竟然還敢偷她的錢,扛著麵袋就朝著剛纔撞她的人追去。

她記得是個戴著灰色帽子,深藍色衣服的年輕男人撞了自己。

小偷見後麵有人追來,莫名心虛,撒腿就跑。

盛安寧原本還不確定,現在看見張皇失措的背影,可以肯定了,這就是偷她錢的人。

一想到五塊钜款,腳下生風,渾身都充滿了力氣。

“隊長,你看那不是嫂子嗎?”

周時勳和葛大壯來郵局取單位的東西,剛出郵局門,就看見一道紅影子從麵前跑過去。

不用身邊人提醒,他也認出那是盛安寧。

隻是有些不敢相信,這個揹著麵袋子跑成一陣風一樣的女人,真是盛安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