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小說 >  夏悠心葉千墨 >   第4585章

-

人就是這樣,看見與社會相悖的行為時,就會變成世界上最好奇的人。

傲雪聽著他們耳裡好奇的,嘲笑的,同情的話,身體僵硬得一動也不動。忽然有人走近了她的身邊,一個人把一張十塊錢的紙幣放在她身邊。

她惡狠狠的抬頭,把同情她給她錢的人嚇得不輕,對方後退一步,然後臉上帶上了一絲惱怒,最後匆匆離開。

那張十塊錢的錢幣很快就飄落在地上,隨後一捲風吹來,它又滾了幾滾,最後被一個穿得校服的孩子撿走。

傲雪想笑,卻笑不出來,想哭,卻不甘心在大庭廣眾下示弱,她太孤單了,而這時,一個人影就這麼撞進了她的思緒裡。

安靜的一棟民宅裡,一個女人正在擺弄著院子裡的月季,幾個小孩嬉戲的往下坡的方向跑,一邊跑一邊互相扯著對方的書包帶子。

“小強,小築,你們彆跑了,等下摔了怎麼辦?”女人抬起頭朝那幾個孩子喊著。

孩子們都停下了腳步,也不在打鬨了,“知道了酒酒阿姨。”

“乖了,明天酒酒阿姨要弄薑餅,等你們放學回來以後一人來這裡拿一點,順便帶回去給你們爸媽。”

酒酒慈愛的看著這些小孩,心裡感慨不已,很久以前,明耀也是這麼小小的,每天揹著小書包調皮搗蛋極了。

小孩子們乖乖的站好,朗聲說道:“知道了,謝謝酒酒阿姨。”

等孩子們都走後,她才捶了捶有些痠軟的背部,準備轉身去弄飯吃,目光卻看到了站在角落裡一個帶著帽子和口罩的女人。

她確定那個女人一直在看她,於是走近了,靠著欄杆問,“你好,你是在看我嗎?”

傲雪看著麵前的老婦人,感覺舌苔一陣發苦,“請問嚴明耀在嗎?”

她即期待他在,又不想聽到他在的訊息。因為她無法確定,那個肯幫自己去坐牢,聲稱愛自己的男人看到自己這張臉以後,是不是還能如他所說的那樣至死不渝。

聽到嚴明耀的名字,酒酒非常高興,“你是明耀的朋友?也冇有聽他提起過,你進來坐啊。”

傲雪猶豫了一下,對方已經把院門打開,一臉熱切的看著她。

客廳裡的打扮十分簡單和傳統,酒酒給她端來了茶,“你們年輕人應該不喜歡喝茶啦,可是阿姨這裡隻有茶,你將就的喝。”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