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小說 >  獄中龍王 >   獄中龍王第4章

-《獄中龍王》由流浪的小青蟲所寫的一本精彩小說。下麵為大家帶來精彩內容:...

四年前,他親手組建蒼龍軍,隨後帶著蒼龍軍在邊疆征戰三年,將邊疆敵人儘數剿滅,至此邊疆安寧。

戰場堆屍成山,連年征戰讓他渾身都透著一股子殺氣。

常人根本無法承受他的氣勢,更彆提他深愛的妻子了,為了彌補對妻子家人的虧欠,他一年前來到饕餮監獄做獄警磨練心誌。

能關在這所監獄的犯人,無一不窮凶極惡,但與龍飛真正的殺人技相比,他們還是太弱,在他們見識到龍飛的手段之後,對他恐懼便深入骨髓,至此無一不服龍王,無一不尊龍王令。

見龍飛看向他們,眾人腿肚子都有些抽筋,生怕一個不小心讓龍王不順眼了,同時暗暗責怪監獄長乾嘛要打聽龍王的事,這不是找死嗎。

龍飛不理會他們的心思,看了他們一眼之後便輕輕點頭道:“是,監獄本就我的自我修行,如今家中有事,當然要離開了。”

眾人剛提起來的心瞬間又回了原位,齊聲道:“恭送龍王!”

龍飛擺擺手,大踏步消失在監獄大門之外。

……

海州上空,一排直升機方隊護送著中間的轟炸機極速而來。

地麵上海州領導冷汗涔涔。

就在剛剛,他一連接到數個緊急通知,由最高機構直接下達,數份人事任免立刻生效。

這是蒼龍軍方麵為了方便龍飛行事,安排了龍飛的蒼龍七眾分彆擔任海州重要職位,安排給龍飛的身份,更是恐怖。

夾雜在這些行政命令裡的,還有一個調查任務:限時調查海州蘇家人的情況。

這個任務相比前麵那些簡單太多,蘇家在海州也算是名門,政府這邊本來就有他們的資料,如今再安排人手,係統的覈查一遍,很快便整理好了整個蘇家的材料。

轉眼間,天空中的飛行編隊降落在海州人民廣場,四周被荷槍實彈的特種兵清場站崗,見飛機落地艙門打開,海州領導小跑著上前迎接。

同時海州各大家族也得了信,紛紛趕來想結識一下這個新來的大人物,如果能攀上關係,在海州直接一飛沖天,可他們動用了所有關係,還是被攔在了廣場外麵,連這個大人物的麵都冇見上。

蘇洛的父親蘇全忠也來了,因為四年前蘇洛嫁給了龍飛,誰知道龍飛婚後便離開了海州,龍家也就此冇落,蘇全忠一家在蘇家的地位一落千丈,他想接著這個機會結識大人物,讓他們一家再度起飛。

可誰知連人家的麵都冇見到,隻能將這一切都歸咎於那個消失了四年的龍飛身上:“都是這個廢物害的,要不是他,我用得著受這些罪!”

龍飛自然不知道場外還放生了這些事,他見到海州領導上來,隻是微微點頭,沉聲道:“我要的資料都準備好了嗎?”

領導連忙道:“都在這裡了。”

說著便把整理好的檔案遞了上來。

龍飛迅速找到蘇洛那一份檔案,邊走邊翻看,當看到蘇洛的女兒因與蘇茉莉的兒子發生矛盾,被蘇茉莉下了重手,導致小腿骨折,龍飛的心被揪了起來。

他那個素未謀麵的女兒滿打滿算也才三歲,竟被舒家人下此重手!

不可原諒!

他強壓心頭殺意,繼續往下翻看,隨後便看到蘇洛竟還被她父母逼迫與王家人聯姻,可蘇洛拚命反抗與那個聯姻對象王浩發生了激烈衝突,王浩不擇手段勢要拿下蘇洛,就在今天,王浩喊人趕去了蘇洛掃墓的安寧墓園,再往後資訊就冇了。

看到這,龍飛心中殺意再也抑製不住。

他在前線戰場廝殺,冇想到妻女竟受到了這樣的虐待!

海州領導猛地感受到空氣溫度下降,再看龍飛的氣勢駭人,心中不由就有些發怵,小心翼翼的往旁邊退了退,生怕一個不小心被這個大人物給滅了。

龍飛合上材料,寒聲道:“安寧墓園在哪?”

領導哪裡知道一個墓園的具體地址,連忙掏出手機查詢,同時暗暗責備手下辦事不利,連這麼重要的訊息都冇弄好。

拿到地址後,龍飛讓他們都離開,身後直升機也呼嘯而去。

這是他的家事,他不想搞的人儘皆知。

更重要的是,他與蘇洛的重逢,不想有外人乾涉。

在去往墓園的路上,他給蒼龍七眾中的亢金龍發了訊息,讓他給安寧墓園老闆打好招呼,如今亢金龍被安排的職位是海州商會的會長,讓他去辦這些事,再合適不過。

亢金龍對龍王的命令無不服從,更何況這是龍王這一年來下達的第一條命令,他更加上心。

龍飛很快便來到了安寧墓園。

墓園人不多,他很快便找到了蘇洛。

四年不見,她風采依舊。

隻是這時候她跌坐在爺爺墳前,身前還有一個男人在對著她陰笑,看樣子是動過手了。

“蘇洛,我告訴你,你最好從了我,要不然你那有爹生冇爹養的女兒可就保不住腿了。”

“我王家在海州的實力你是知道的,醫院都是我們家的,我說到做到。”

蘇洛聽他拿女兒威脅,忍著劇痛從地上憤然而起,呼嘯著就要跟王浩拚命。

可王浩人多勢眾,她還冇近前,便被王浩的手下一腳踹飛。

龍飛哪受得了這個,見狀不再壓製內心殺意。

拿女兒腿做威脅,傷害妻子,這些人該死!

龍飛一腳飛踢,剛纔踹蘇洛的人直接飛出十米開外,躺在那裡口吐鮮血。

突如其來的一幕震驚了在場所有人。

“你是誰?吃了狗膽了竟然敢對我的人下手,兄弟們,一起上,給我廢了他。”

震驚過後,王浩迅速反應過來,招呼著手下就要對龍飛動手。

龍飛心中夾雜著怒火,出手不再留情,一分鐘不到便全部乾翻。

王浩更是躺在地上被龍飛一腳踩斷了小腿。

他剛纔威脅蘇洛的話,龍飛可是聽得清清楚楚。

而跌坐在一旁的蘇洛早已淚眼模糊。

“龍飛,是你嗎?你真的來救我們了……”

隻說了一句,她就再也說不下去,麵對王家的脅迫,她早已抱了必死的心,要不然也不會給龍飛寫信。

可如今見到龍飛回來,四年的委屈和辛苦,在這一刻全部化為了淚水傾瀉而出。

龍飛心疼的蹲下身子,摟住她道:“是的,我回來了,再也不讓你和我們的女兒受苦了。”

王浩躺在地上聽他們這麼說,才知道龍飛原來就是四年前那個消失了的廢物,就算是現在這個廢物會了點功夫,也不可能對抗他們整個王家。

王浩的底氣迅速膨脹,他忍著劇痛,扶著旁邊的墓碑,晃晃悠悠站起來,咬牙切齒道:“龍飛,冇想到你還冇死!不過也快了,竟然敢打本少爺,我讓你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我還要當著你的麵玩蘇洛,讓她成為人儘可夫的垃圾!”

“這,就是你今天惹本少爺的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