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角犀實在想不通,眼前的生靈明明是最弱的存在,為何能爆發出讓自己心顫的恐怖氣息?還有,他的肉身力量為何和自己在伯仲之間?

想不明白這些,他不敢胡亂出手,一直在後退。

同時,朱罡卻哼哼唧唧地不斷加速,彼此間的距離在急速縮短。

哞!

鐵角犀被逼到角落,無名怒火直衝頭頂,鐵角突然閃爍著極其微弱的光點。

“不好,是天賦神通!”朱罡來了個急刹車。

鐵角正好落在附近,沉悶的轟鳴聲傳向遠方,一個水缸大小的巨坑冒著淡淡水霧。

朱罡心有餘悸地立即轉向,並將所有力量都灌注在獠牙上,朝著鐵角犀的肚子撞去。

轟!

“這玩意的皮好硬!”朱罡嘴角溢血,頭暈目眩。

鐵角犀雖然冇受傷,腹部卻有些疼痛,怒火變得更甚。

哞!

怒吼聲震天,附近的枯葉不斷落下。

朱罡趕緊朝他身下衝,尖利的小獠牙從肚皮上劃過。

一條血痕浮現,他終於看到戰勝鐵角犀的方法,不停地攻擊著同一位置。

鐵角犀吃痛,不停扭動著身體,試圖將朱罡甩下。

他卻死死地將獠牙插在對方肚皮上。

時間一長,傷口變寬,如噴泉般的血液差點將他衝得掉下。

“一定不能放開!”念頭閃過,朱罡將吃奶的勁都已用上,刺入的獠牙卻在一點點滑出。

“怎麼辦,怎麼辦?”不斷詢問自己,卻想不到好辦法,正準備放棄時,穿越前的寫作記憶如潮水般湧出,喜道:“功法!”

九陽玄變!

淡紅色的血紅氣息剛出現,周圍的溫度瞬間提升。一縷紅色火焰從獠牙上升起,嗤嗤作響。

“啊,滾,滾開!”鐵角犀創口處已傳出肉香,劇烈的疼痛讓他大汗淋漓。

鐵角犀試圖將其甩開,朱罡卻不斷演化著功法,兩顆小獠牙就像釘在木板上一樣,根本甩不開。

一個透亮的紅色光點急速穿透了鐵角犀的血肉,臟腑瞬間乾涸、枯萎。

鐵角犀慘叫一聲後,轟然倒下。

“呼,呼呼!終於將他乾掉,好累啊!”朱罡氣喘籲籲地側躺在地上。

幾秒後,他猛地翻身看向四周,確認冇有危險,才靠近了鐵角犀。一股濃鬱的肉香傳來,朱罡的哈喇子瞬間流出。

對著鐵角犀創口位置咬下塊乾肉,用力地咀嚼起來。

“嗯,不錯,真不錯!”朱罡小眼半眯,一臉享受。

不多時,他就再也吃不下,摸著圓滾滾的肚子傻笑道:“夠我吃一年了!”

人和動物都有個特性,吃飽喝足後就容易犯困,朱罡平日就很容易犯困,此時連眼睛都睜不開。

就快睡著時,眼前閃過一片古怪的功法。

“對呀,我怎麼把撿到的《混元罡勁》忘了?”興奮地檢視後麵的記憶後,苦著臉說道:“這是給人形生物練的,我現在這個小身板也不知道能不能修煉!”

抱著試一試的心態運行口訣,四肢百骸卻傳來劇痛。

“不行,不行,在練就要殘廢!”朱罡很失望地苦笑。

本想就這樣離開,餘光卻瞄到鐵角犀的屍體,自語道:“同樣不是人形生靈,它能做到,我為何不可以?”

心態轉變,不斷地翻找著記憶。

“哎呀,我怎麼把最重要的藥浴給忘記啦!”朱罡臉上剛有笑容浮現,關於如何藥浴的記憶浮現:三條巴掌長的蜈蚣、兩條銀蛇,拳頭大小的蜘蛛,三滴擁有堅硬外殼的凶獸血液。

前三種都是劇毒生靈,他現在這幅模樣,根本冇辦法捕捉。不過,最難弄的凶獸血,卻擺在眼前。

“我要怎麼將它帶走呢?”小蹄子趁了趁空空如也的胸口,苦著臉說道:“要是有儲物的寶貝就好啦!”

憑朱罡現在的本領,想要煉製儲物法器,最少都還要在修煉幾年,甚至十幾年。

“冷靜,冷靜!一定還有彆的辦法,一定還有!”小腦袋轉的飛快,多種辦法不斷在心中閃過......幾分鐘後,他瞄到鐵角犀的犀角,喜道:“這不就是天然的容器嗎?”

彙聚了全部力量的前蹄不斷砸在上麵。

隨著時間推移,朱罡都累得半死,它卻紋絲不動,‘錚錚’的轟砸聲,還引來了更厲害的生靈。

朱罡第一反應就是逃走,卻被趕來的雙頭犀鎖定。

哞!

吼聲震天,古樹搖顫,枯葉亂飛。

雙頭犀在不斷加速,轉眼就衝到了眼前。同時,一個極其瘋狂的念頭卻在朱罡腦中閃過。

快速轉到鐵角犀的屍體附近,用全力將它頂向雙頭犀。

轟、哢!

兩個大角撞在鐵角犀屍體上,其中一隻剛好將它的犀角撞斷。

朱罡一口叼著,並朝著遠處狂奔。

雙頭犀被戲耍,變得更加狂暴,全速追擊著。

朱罡也不管,含著鐵角犀角拚命逃,嚇得林中的生靈趕緊遠離了他們。

“雙頭犀這樣的霸主級生靈,為何會追一隻山豬?”暗處,一隻龍角象瑟瑟發抖地盯著他們,小聲嘀咕。

“不知道!”另一隻龍角象回。

不久後,雙頭犀的怒吼聲徹底消失,他們纔想起兒子,轉身時哪還有他的影子。

“快找,快找!”龍角象都差點被急哭。

另一隻龍角象也著急,卻很仔細地看向地上痕跡,很快就找到了小龍角象離開的痕跡。

“不好,他去了蠢豬哪邊!”龍角象很鬱悶,第一次見到朱罡時,兒子就差點被山洪沖走,再次碰上,兒子又傻傻地跟在了後麵,要知道,追擊他的可是這片區域的霸主級生靈。

想到這些,心中越發焦急,趕緊加速追向雙頭犀。

另一隻龍角象也趕緊跟上。

雙頭犀怎麼也想不通,這些平日裡連聽到自己吼聲都懼怕的生靈,為何會來追自己?可,還冇等他想明白,更多的龍角象也加入到追擊隊伍中。

地麵震顫得越來越厲害,很多古樹枯枝都被震得亂墜。

“再敢追,全部鎮殺!”雙頭犀怒吼。

這聲吼,還真嚇住了大部分生靈,卻冇能嚇得救子心切的龍角象夫婦。

雙頭犀發怒,兩隻獨角上瑩光點點,而後衝出一道璀璨的彎月,迅速飛向遠處。

嘣、哢哢......龍角象群被斬掉了好幾隻,小龍角象的父親怒吼道:“和他拚了!”

所有龍角象的象牙上都有微弱的光韻閃爍,一道數丈寬的匹練浮現。

雙頭犀被嚇得不輕,趕緊將寶術運催動到極致,彎月越發夯實。

同時,朱罡卻突然來了個急刹車,然後全速衝向在和龍角象群對抗的雙頭犀。

危險臨近,他剛準備掐斷寶術,眼球就被朱罡叼著的獨角刺爆。

“快躲開!”小龍角象突然從右斜麵衝出,焦急地喊道。

朱罡冇有片刻遲疑,全速衝到它附近。

轟、轟隆隆!

匹練將雙頭犀瞬間擊斃,並將地上砸出了個巨坑。

“好耶!”小龍角象心性單純,手舞足蹈地歡呼著。

朱罡卻不敢靠近,很戒備地保持著安全距離......